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学校主页 经管系 English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资讯要闻

曾鸣教授就推动能源革命和电力改革等问题接受中新网访谈

       日前,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时提出,研究中国能源安全战略,要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革命”。而在能源体制革命的安排中,电力体制改革被重点提及。事实上,中国电力体制改革从上世纪80年代初便启动,2002年则颁布了被业内称为“5号文”的电力市场化改革方案,但10余年过去了,电改被一些媒体形容为 “雷声大、雨点小”,是什么阻碍了电改的推进呢?有观点称,目前电力体制改革的方向是直购电模式,云南等地也在大力推进,那么什么是直购电?目前这种模式推进效果又怎么样呢?电改的最佳突破口和基本路径又是什么? (相关视频:http://www.chinanews.com/shipin/spfts/20140626/325.shtml
          6月26日,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曾鸣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间,就上述问题发表了看法。   两大原因造成我国电改“雷声大、雨点小
        我国2002年颁布了被业内称为“5号文”的电力市场化改革方案,但十余年过去了,电改仍被一些媒体形容为 “雷声大、雨点小”。曾鸣表示,外部的环境和条件及“5号文”本身的争议是电改受阻的两大原因。
  曾鸣称,电改遇阻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就是外部的环境和外部条件。因为当时在拟定“5号文”和“5号文”刚出台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对未来的一些外部条件和外部环境的预期和后面实际发生的有比较大的偏差,我们知道电力体制改革与外部条件和环境是相关的,外部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那么电力体制改革就受到一些影响,有些目标不能按期完成。   今年迎峰度夏不会出现较大用电缺口

进入6月份后,国内多地气温攀高,用电量迅速增加,山东、海南等省份甚至已经出现用电缺口。曾鸣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间时表示,今年夏天会不会出整体性电力短缺,但因为结构问题、电网卡脖等,局部用电缺口仍将出现。

        迎峰度夏,是电力企业每年暑期必须面对的命题考试,今年迎峰度夏的形势怎么样?会出现较大用电缺口吗?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曾鸣今日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间时明确表示,今年不会出现较大的用电缺口。

        曾鸣说,其做了很多课题,在做课题当中各种调研,对于中国整个能源的供应情况,输电、配电的情况,整个来看,特别是国网这几年跨大区的一些电力的调节的一些能力,一些扩容和能力的情况,因此今年夏天不会出现明显的那种供需缺口。

        曾鸣同时表示,个别的,局部的,不是很大的缺口,还是一直会出现的,那主要由于局部的一些结构问题,电网卡脖的问题,或者是各种电的调节,比如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和传统能源之间不能优化调度的问题,会出现一些局部的,但是大的,整体性的缺口不会出现。
  直购电模式是中国电力体制改革最佳突破口

在日前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中,电力体制改革被重点提及,那么我国电改究竟应该采取何种模式?曾鸣表示,我国经过十年电力改革的实践,供需双方直接对接的直购电模式是目前比较认可的电改最佳突破口。   曾鸣称,电力市场模式和电力体制改革的模式,在国际上是多种多样的,总结起来大概有三种模式:一种是把交易,甚至连电力调度,都独立于电网的一种模式;还有一些国家,采用的是不但交易和调度独立出去,另外输电和配电网也是分开的。厂网分开的模式是普遍的模式,但是同时也有一些,交易、调度、数配组合的模式,有的是它们两者分开了,另外两者没分开,或者有一个分开的,另外三个合在一起,也有很多国家是这样的模式。
  曾鸣表示,我们国家经过这十来年,特别是“5号文”以来十几年的实践,大家比较认可的,或者比较趋同一致的观点,还是认为把供需让他们直接见面,就是叫做双边合约模式,而调度机构还是在目前和可预见的将来还是放在电网里面,另外输电和配电,普遍认为各自都有自然垄断属性,因此在现阶段也不宜分开。所以中国目前比较认可的最佳突破口还是直购电模式。
  煤电联动治标不治本 仅是一个短期机制

我国煤电联动机制的建立初衷在于缓解电煤矛盾,但能否顺利实施却引起一些争议。曾鸣表示,每次煤电联动都是为了治标,肯定不治本,我们这些年做的煤电联动,不是在做市场化,它就是一个短期的机制而已。   曾鸣表示,所谓的煤电联动,包括一些具体做法,包括发改委的做法,它不是真正地在做市场,事实上中国在这块做不了市场,只不过要解决一些当时的问题,当时确实也只能那么做,实际上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谈的什么市场化,我们这些年做的煤电联动,不是在做市场化,它不是市场化,它就是一个短期的机制而已。
  售电业务可引入竞争 但电力不可能随行就市

今年上半年能源央企混改加速推进,电力央企“混改”的方向和前景如何?曾鸣表示,像电动汽车,分布式,这些可以向民营开放,售电业务也可以引入竞争,培植多个售电主体,引入混合所有制,不过电力是个特殊商品,它不可能随行就市。
  曾鸣称,电动汽车,分布式,这些可以向民营开放,另外直购电改革也是一种模式,还有一个叫做售电业务,这个售电业务从本质来说,它不具有自然垄断属性,它也是竞争性的业务。
  曾鸣称,在电网一家不重复建设的情况下,售电业务,最明显是抄、核、收,还有一些服务,我们叫售电业务,这个是可以竞争的,因此我们也应该借鉴国外的一些做法,在售电可以引入竞争,可以培植多个售电主体,这个就可以引入混合所有制。
  曾鸣表示,电力公用事业的特征很强,特别是在我们的农网,普遍服务这块,电力是个特殊商品,它不可能随行就市,因此普遍服务这个义务是要有人承担的,而新诞生的售电主体,还是以自身盈利为主,因此这个普遍服务,还需要有一个专门的机构来承担。目前在中国比较现实,还是由原来的电网公司履行普遍服务的责任。
                    专家谈电企担心直购电模式电价下降:应承担市场风险

五大发电集团一官员表示,发电集团对直购电确实都不怎么热心,因为电价是下降的,直购电目前对发电企业是无利可图。对此,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曾鸣今日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间时表示,市场是波动的,有降有升,风险是自然的,如果搞市场,供需双方均要承担风险。
  曾鸣说,供需直接见面叫双边合约模式,这是一种市场,我们认为市场是有风险的,它的价格也好,它的销售量也好,波动、风险,那都是很正常的。我也注意到,现在五大发电集团相当一部分的管理者也谈到了,如果说放开之后有个担心,电价下降,但是我认为市场是波动的,有降有升,风险是自然的,如果搞市场,供需双方要承担风险,这是必须的,不可能说我通过搞市场,我觉得搞市场比原来不搞市场,我有好处。如果说现在电改的相关各方,都抱着一种搞市场对我有好处就搞,没好处就不搞,这就不是在做市场,事实上也不可能做成这样的市场。
  电企混改并非表明盈利领域均应向民资开放
    国家电网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路线图浮出水面,但有业内人士质疑,国网“钱景”较好资产并未开放。曾鸣表示,不管是发电还是供电企业,都承担了公共事业的特征,所以其不同意,这个行业里边还有哪些领域是明显盈利的,而且应该向民营开放。
  曾鸣表示,国网混改开放是按照电力这个工业和电力这个特殊商品的物理规律,我们知道它是发、输、用,或者发、输、配、送,这四各环节是瞬间完成的,这是电力最大物理的特征。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哪些环节可以向民营开放,哪些环节还要保持国有的主导地位,这个还是要考虑到电力物理的一个特征和整个国家能源安全。
  现在来看,电动汽车和分布式这两个环节它的特征就是告诉我们,它比较适于多元所有制,或者叫混合所有制,因为电动汽车也好,分布式也好,它面向社会,所以这种混合所有制可能经济特点可能更加适合。
  曾鸣表示,至于说社会上有些观点认为,有些环节认为盈利要比它们大,应该把那开放了,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整个电力行业,谈不上哪儿盈利点,即便有短期盈利大,那可能正是要市场化改革可能要解决的问题,因为整个电力是公共事业为主的,尤其中国,电价政府是严格控制的,电力公用事业特征是非常强的,不管是发电还是供电企业,都承担了公共事业的特征。所以我不同意说我们这个行业里边,还有哪些领域是明显盈利的,而且应该向民营开放的。
  十三五及之后中国的电力供应可以核电为主

曾鸣表示,十三五以及之后中国的能源供应,主要是电力供应目前正在论证,目前的结果来看,中国的水电潜力已经不大,光伏和风随机性太强,整体技术还不太成熟,因此其认为未来最最主要的电力供应就是核电,核电还要继续增加容量。
    曾鸣说,我们现在正在参与国家能源局安排的几项重大课题,我们在论证十三五以及之后中国的能源供应,主要是电力供应,主要是哪些发电为主,这里边我个人认为,根据我们目前的一些分析论证结果,当然还在继续分析论证,中国的水电基本上潜力已经没有太大的了,光伏和风虽然在西北部有大量的,但是由于它随机性很强,间歇性很强,而现代的科学技术还难以支撑住说是把这种间歇性很强的这种电能够在电网里头实现瞬间平衡,这个技术还不太成熟。因此未来最主要的就是核电,核电还要继续增加容量。
  曾鸣称,对于中国能源和电力的供应,不能光靠供应侧来提供资源,而要把供应侧提供资源和需求侧响应和需求侧管理资源最佳地组合起来,实现资源的综合规划,事实上中国需求侧管理,通过需求侧管理的方式提高能效,来调整负荷的潜力是非常大的,而且这些侧的投资比供应侧的投资节省很多,同时需求侧的资源还能够大大降低环境污染排放。
  曾鸣表示十三五期间,中国在需求侧资源如何引入,如何调整能效方面,一定要把它作为一个重要的资源,而不能像过去好像是小打小闹,都认为这个东西太不可靠了,量也太小了,根本就解决不了。“中国的供应问题,绝不能这样看,我认为需求侧资源还是很大的,关键在于我们目前的政策不配套,我们目前的体制不利于刚才我说的综合资源规划模式的实施,如果政策也配套了,体制也能够改过来了,综合资源规划这个事情能够操作,中国供应侧就可以大大减缓压力,同时污染排放,可以打大地增加环境容量”,曾鸣表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